• <dl id="our58"></dl>
  • <sup id="our58"></sup>
    <dl id="our58"></dl><div id="our58"><s id="our58"></s></div>
    <dl id="our58"><ins id="our58"><thead id="our58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脱欧、黄马甲、政府关门

    ——欧美治理困境面面观

    2019年01月31日 15:28:11
    来源: 新华网 作者: 赵卓昀 刘阳 孙丁 等

      1月最后一周,英国议会下院要求政府与欧盟继续就“脱欧”协议进行谈判,震动全法的“黄马甲”运动进入第11周,而时长创纪录的美国政府关门虽按下“暂停键?#20445;?#20294;共和、民主两党的激烈争斗远未偃旗息鼓。

      欧美这些代表性国家当前治理困境的症结何在?从专家学者、媒体人士到普通民众,人们在反思政治极化、社会撕裂及其背后的制度危机。

      “政客常常脱离民众,政治也不过是一门生意”

      西方政客们关注自身利益多于民众利益。这导致政治极化日益加剧,而民众则对政府失去?#21028;摹?/p>

      住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园艺师、“黄马甲”运动参与者勒洛兰·德尼?#20309;?#20174;事园艺工作20多年,家里有两个孩子。最近6年来,我和家人很少出国休假。按照现在的收入状况,等到我60多岁能领退休金时,财务状况会比较艰难。我担心自己的未来,而总统马克龙不会考虑我们的感受。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时我没?#24615;?#36873;票上勾选任何一人,因为没有一个候选人让我?#34892;?#36259;。

      美国佛罗里达州居民赫克塔·索萨:每次碰到政府预算问题,政客就开始争来争去,每个人?#21152;?#33258;己的打算,各?#36816;?#27714;无法妥协时就形成僵局,而当诉求针锋相对就会出现联邦政府关门的情况。政客常常脱离民众,政治也不过是一门生意。

      拥有美国和比利时双重国籍的居民安德鲁·斯特姆:美国已经分裂到人们无法相互考?#23884;?#26041;诉求的程度。让美国分裂的因素包括身份政治问题,人们相互交流不够乃至根本不去交流,这甚至出现在同事、邻居之间。我对当前的政治困境、社会分裂很悲观。如果情况继续这样下去,我可能考虑离开美国。

      美国纽约大学国际合作?#34892;难?#31350;员、资深媒体人詹姆斯·特劳布:美国两党因为边境隔离墙的?#21046;?#19981;惜让政府关门,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。更让人担忧的是,他们毫不关心政府能否正常运行。这么一桩小事就让政府停止运转,说明两党达成共识的能力不足。当前两党及其选民都更加极化。

      英国学者马修·古德温?#20309;?#26377;生之年从未见过英国处于如此脆弱的状态。英国政治几乎处于无休止的危机状态,两极化程度非常高。中间主流派别在(英美)两国都受到挤压。那个温和、多元化的思想舆论场确确实实受到了挑战。英美两国?#21152;?#27665;粹主义投机者崛起了。

      “这些(愤怒)情绪被一些人所利用,而这些人无意解决深层次问题”

      面对国家治理上暴露出的种?#27835;?#39064;,西方民众的不满日益增长。但这种寻求变革的民意却被民粹主义者所引导和利用,以服务于其自身的政治目的。

      安德鲁·斯特姆:美国政府关门、英国挣扎“脱欧?#20445;?#27861;国“黄马甲”运动不止,这些“灾难”几乎同时发生。就英国“脱欧”而言,我认为很多人被误导了,不是所有人都清楚其后果。法国“黄马甲”运动是民众对政府各种不满的一次集中爆发。民众同样?#36816;?#33829;部门感到不满,政府和跨国企业都失去?#26031;?#20449;力,原因包括分配不均、人?#23884;?#29983;计感到恐慌等。

     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保罗·科利尔:极左、极右人士和民粹主义者利用民众的愤怒情绪浑水摸鱼。可问题在于,他们往往拿不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。

      美国阿肯色州居民埃利奥特·韦斯特:白宫没有专注于治理或领导国家,却利用移民这一议题在保守派选民中制造恐慌,煽动他们的反移民情绪,以守住基本盘。

      詹姆斯·特劳布:毫无疑问,美国社会正在极化。许多人感到悲伤、愤怒,一些保守派民众把这种情绪对准社会精英。可问题是,这些情绪被一些人所利用,而这些人无意解决深层次问题。

      “旧式代议制民主正在丧失民众信?#21361;?#24182;受到民粹主义的围攻”

      在时代的剧烈变动中,西方现有政治架构下,令民众不满的社会现状难以得到?#34892;?#25913;变,“旧体制”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。

      美国《全球策略信息》杂志社华盛顿分社社长威廉·琼斯:美国当前政治争斗加剧、政治?#34987;?#30340;根源在于现在的两党制。美国政治体制已被党争撕扯得支离破碎。

    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撰稿人埃?#20303;?#20848;德勒:英美两国?#30002;?#24490;着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模式:“简单多数?#34987;?#32773;说“赢者通吃”的选举制度。“赢者通吃”往往会加强两个大党之间的两极化,夸大地域?#21046;紓?#22312;不同社会阶层间制造?#29616;?#20914;突。

      法国波尔多高等商学院教授维尔日妮·马丁:从“黄马甲”危机看,法国存在着结构性的“民主赤?#24103;保?#24635;统选举结果常常难以获得社会的共同认同,导致民主以及政治体系的合法性较弱,各阶层之间又缺乏沟通交流的中介。

      巴黎国立高等矿业学校经济学教授奥利维耶·邦塞尔:旧式代议制民主正在丧失民众信?#21361;?#24182;受到民粹主义的围攻。在法国,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协调不畅、广大劳动者民意的?#20174;?#19981;畅已十分明显。马克龙深知这些弊端,所以发起了“共和国前进”运动。但执政不同于选举,尽管他赢得了选举,但却因代议制民主的缺陷而难以施行其政策。

      (执?#22987;?#32773;:赵卓昀;参与记者:刘阳、孙丁、胡友松、金?#32654;凇?#38889;冰、应强、桂?#21361;?/p>

    标签 - 黄马甲,身份政治,赢者通吃,脱欧,代议制民主
    网站编辑 - 赵雁
    连码特串开2个平码
  • <dl id="our58"></dl>
  • <sup id="our58"></sup>
    <dl id="our58"></dl><div id="our58"><s id="our58"></s></div>
    <dl id="our58"><ins id="our58"><thead id="our58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our58"></dl>
  • <sup id="our58"></sup>
    <dl id="our58"></dl><div id="our58"><s id="our58"></s></div>
    <dl id="our58"><ins id="our58"><thead id="our58"></thead></ins></dl>